“港漂”的不安与期盼:虽怕受攻击但心中仍有香港梦

摘要:虽然害怕受攻击但心中仍有香港梦,听“港漂”讲述不安与期盼 【环球时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连续多个月的社会动荡给在香港生活或来香港短期公干、旅行的人带来许

  虽然害怕受攻击但心中仍有香港梦,听“港漂”讲述不安与期盼

  【环球时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连续多个月的社会动荡给在香港生活或来香港短期公干、旅行的人带来许多不便。然而,有一个特殊的群体或许对这场风波的感受更深、心情也更复杂,那就是“港漂”——那些到香港求学或工作的内地人。根据香港入境条例,在香港居住连续7年或以上的中国公民就有资格成为永久居民。曾经,“东方之珠”是许多“港漂”追逐的目标,但在经历近期的乱局后,他们中的一些人悄悄改变着计划。《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与多名“港漂”交流,听他们讲述在香港当前政治社会氛围下各自的忧虑、迷惘,以及心中不愿放弃的希望。

  担忧——“说普通话竟然成了一种‘罪’”

  10月上旬,当听说香港摩根大通一名内地男性员工只因说了一句“我们都是中国人”而遭到暴徒袭击后,同样来自内地并在香港一家金融机构工作的小李既震惊又担忧。他越来越担心:自己的“港漂”生活正笼罩在一种巨大的不安之中,看不见的威胁随时都可能发生在自己身边。

  “我变得不太敢说话了,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其他地方,能不出声就不出声。”已在香港“漂”了7年多的小李这样和《环球时报》记者形容自己最近的变化。小李说:“公司里不少香港本地同事经常问我和政治有关的事情,试探我的态度,但我并不敢无保留地表达。上下班的路上也会很紧张,因为我不会讲粤语,所以一看到有黑衣人群聚集的地方就赶紧离开。”

  小李并不是唯一这样想的人。香港乱局持续4个多月,一些暴力分子针对中企和内地人的攻击言行正在加剧“港漂”群体的不安。香港《南华早报》在一篇有关香港新移民的报道中讲述了一位35岁“港漂”的经历:有一次她和朋友在西九龙用普通话聊天,一个年轻人突然冲过来对她们大喊脏话,并让她们“滚回内地去”。这位“港漂”回忆说:“那一刻我太震惊了,我和我的朋友只是在谈论我的宝宝……我不明白为什么在香港说普通话现在也会成为一种‘罪’?我记得那天阳光明媚,但我的天空却布满乌云,我是边哭边走回家的。”报道称,在香港大学工程系担任研究助理的张先生因为撕去攻击校长的海报就遭到暴徒的攻击,有袭击者甚至还用手机拍下凌辱他的视频。“事情发生两个月了,我仍心有余悸。”张先生这样形容称。而一位在香港经营餐厅业务的内地女士的个人信息在社交网络上被肆意泄露,其餐厅也被贴上“中资”的标签。

  社会上激烈的对立情绪甚至已进入一些“港漂”的家庭中,为他们带来更多痛苦。王诗悦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港漂”:她很小的时候就取得了香港身份证,但一直在广州读书,直到在香港读完研究生后才真正在这座城市定居。她自称很难像大部分人一样清楚地定义自己到底是内地人还是香港人,然而这一相对模糊和居中的身份并没有使她远离争端。王诗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很多香港人太喜欢谈政治,似乎不上街游行就不是香港人。”她和香港本土出生的男朋友一直在试图避免谈论当下的事情,但还是为此吵了很多次。闹得最僵的一次是,她的男朋指着她喊“你们内地人如何如何”。

  迷惘——“香港和我的未来在哪里”

  除了对自身安全的担心,让“港漂”更为迷惘和困惑的是:他们是否还能在香港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祖籍湖南的陈新军2014年移民到香港,在来之前,香港在他心中是一座“最宜居、最文明、最法治”的城市。身为厨师的陈新军会做湘、川、粵三个菜系的菜,原本在香港的收入还不错,每个月可以挣3万多港元,比在老家赚的钱要多很多。然而,今年的社会动荡彻底改变了他正常的营生。

  陈新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餐饮业受时局影响很大,最近生意冷清了很多。从今年6月到现在,我已经是失业3次。最近一次在一家火锅店做了半个多月,老板看客人太少就直接跑路了,给我的工资都没来得及结算。”他无奈地表示:“我们老百姓真的是‘手停口就停’,只好先找朋友借钱暂渡难关。”

  如果说陈新军担忧的是眼下,那从事金融业的小李忧心的就是将来。他告诉记者,自己供职的企业是一家中资金融机构,最近也被暴徒打砸过。鉴于现在的社会情况,公司高层已决定“不再对企业业务进行宣传,能有多低调就多低调”。小李说,公司现在的第一要务是保证员工不出事,因安全问题无法上班随时可以通融,业务和经营已变成次要问题。“这哪里还像是一家在国际金融中心运营的、蒸蒸日上的企业?”忧虑的小李这样反问记者。


本文地址:http://www.nanjingseoer.com/meiti/20191111/1605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1. [媒体] 警方对这次误会使张某明身心受到的伤害深感不
  2. [媒体]希中双边贸易往来密切
  3. [新闻]他们所有的737NG运营周期均未超过3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