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

摘要: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文地址:http://www.nanjingseoer.com/meiti/20191205/18760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1. [媒体]中非曾有相似的历史遭遇
  2. [扶贫] 被告人胡明岗利用担任东昌府区人民政府党组成
  3. [扶贫] 并积极预缴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