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直播应经过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摘要:新华社广州1月16日电 题:直播打游戏、唱歌、看网剧……这些行为背后可能暗藏侵权风险 新华社记者黄垚、周颖 网游直播如火如荼、“买它”带货方兴未艾、电影解说屡见不鲜……

  新华社广州1月16日电 题:直播游戏、唱歌、看网剧……这些行为背后可能暗藏侵权风险

  新华社记者黄垚、周颖

  网游直播如火如荼、“买它”带货方兴未艾、电影解说屡见不鲜……在这个“万物皆可播”的时代,直播已经融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达7.59亿,网络直播用户达4.33亿。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市场火爆的背后,涉直播的侵权纠纷也日益增多,涵盖网游、网剧、音乐、电影等多个内容领域。直播创作,如何避免“触雷”侵权?这既关系著作权保护,也关系直播行业健康长远发展。

  网游直播侵权纠纷增多 网剧、电商也“触雷”

  近日,历时五年、备受行业关注的“梦幻西游”网络游戏直播侵权案终审宣判。此前,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起诉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称华多公司擅自在YY、虎牙平台上组织人员直播“梦幻西游2”游戏内容。

  广东高院审理认为,“梦幻西游”网络游戏连续动态画面整体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华多公司未经许可组织主播人员直播涉案游戏,并从中抽成获利,直接侵害了网易公司的著作权。法院判决其停止侵权,并赔偿网易公司2000万元。

  事实上,不仅直播网络游戏可能侵权,未经许可在直播中播放音乐、影视剧等,也具有侵权风险

  2019年3月,网剧《秘果》直播侵权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宣判。在《秘果》热播期,花椒平台上有主播直播看剧,被该剧著作权人爱奇艺公司告上法庭。法院经审理认为,提供内容的网络用户未经爱奇艺公司许可,提供涉案视频,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视频,侵害了爱奇艺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直播平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下线等必要措施,其行为构成帮助侵权,承担连带责任。法院判决直播平台所属公司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2万元。

  “当前,网游直播行业正驶入快车道,随着游戏厂商与直播平台的版权纠纷问题越来越突出,版权会成为行业发展不可忽视的门槛。”新经济产业研究机构艾媒咨询CEO张毅说,此外,主播在直播中播放音乐的版权问题、直播“带货”中的创新型商品如汉服的版权问题等,引发的争端也越来越多。

  侵权认定存争议 直播平台“喊冤”更要“作为”

  直播打游戏、直播放音乐、直播解说电影……到底哪些行为构成侵权?平台应该承担怎样的监管义务?这些都存在争议。

  “判定使用原作品是否构成侵权,需要综合考虑是否经过著作权人同意、是否具有营利目的等多重因素。”北京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法学博士张泽吾说,网络主播接受打赏、与平台分红等均属营利行为,这类直播应经过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针对一些解说电影类视频对原作品的大篇幅使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引用他人作品必须要有必要性和合理性,原作品不能构成直播视频的实质性内容。

  对用户自行上传、可能涉侵权的视频内容,平台承担怎样的监管责任?某视频直播平台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业内主要遵循侵权责任法中的“避风港”原则。“对于非平台官方生产的内容,一般是著作权人提出主张,我们核实后再对相关涉侵权视频进行删除,避免责任纠纷。”该负责人说,由于行业缺乏规范,面对海量的自上传视频,从版权角度来对视频进行事先审核,确实存在一定难度。

  但记者了解到,侵权责任法同时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秘果”案判决书也明确指出,针对此类视频,平台应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以避免侵权行为发生。

  张泽吾说,平台若对内容进行了介入,如鼓励、推荐、分类编辑等,需与主播承担同等的侵权注意义务,应当主动审查相关内容的合法合规性。

  记者在多个直播和视频平台上看到,有大量类似“几分钟带你看完整部电影”解说影视作品的内容。在这类视频中,部分原影视作品画面构成了视频实质主体,且解说内容基本包括全部剧情。多名业内人士表示,此类视频也存在较高侵权风险。

  视频直播与原著作权作品保护如何相得益彰?


本文地址:http://www.nanjingseoer.com/meiti/20200116/23880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1. [互联网] 武汉一家名为武汉蓝色飞扬广告有限公司的黑心
  2. [互联网] 武汉一家名为武汉蓝色飞扬广告有限公司的黑心
  3. [互联网]2019年主要收入贡献仍为之前运营的游戏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