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武院士:讷言敏行 务真求新

摘要:nbspnbsp人物小传 nbspnbsp陈俊武:1927生,祖籍福建长乐,生于北京。194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工系,曾担任我国炼油工艺“五朵金花”之一的中国第一套60万吨/年流态化催化裂化炼油装置

    人物小传

    陈俊武:1927生,祖籍福建长乐,生于北京。194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工系,曾担任我国炼油工艺“五朵金花”之一的中国第一套60万吨/年流态化催化裂化炼油装置设计师,一生组织多个国内重点石油化工项目。1990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程设计大师称号,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92年主持举办了三期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为中国炼油行业培养了一批高水平的科研设计专家。

    人民网郑州10月6日电(时岩) 见陈俊武时,他正在沙发上看报。虽然已92岁高龄,但他仍坐姿端正,精神饱满。记者问他是否经常看报,他稍作思索,才字斟酌句回答,“要看。跟发达国家比,我国炼油等技术还有些许差距,常看信息,才不落伍。”

    认真细致,勤学不倦,正是陈俊武一生的写照。生于书香门第,青年建立功勋,磨难品质益坚,至今壮心不已。陈俊武一生豪言壮语不多,却总敏于行动,凡事力求做到最好;他崇尚俭朴,甚至小气,却从不计得失,忠贞报国;他淡泊名利,不伪不秀,毕生只聚焦于创新。业内称他为“高山仰止”,是“一道意蕴深厚的风景”。

    “国家命运始终和我们是一起的”

    六点半起床阅读、散步,早餐不过一杯牛奶,两片面包一个鸡蛋。八点半,就到办公室收集资料、数据,有好想法就与学生讨论,还尽量参加国内外重要会议。退休30多年,陈俊武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工作生活习惯,工作治学,从未懈怠。

    “他心里装的是国家和事业,从没有想过自己。”负责陈俊武起居生活的陈涛告诉记者,陈俊武生活不讲究,但学习、工作总是精益求精。虽是功成名就的资深院士,但和48年前并无二致。

    1961年,横空出世两年的大庆油田给国家提供了充足原油,但国内炼油技术却跟不上,“像有了好大米,却依然吃不上香喷喷白米饭。”流化催化裂化是炼油工业的关键技术,投资少、操作费用低、原料适应性强,但这类装置全世界不过几十套,技术被层层封锁。

    为改变这一面貌,国家提出自力更生开展五项新技术攻关,被称为炼油工艺的“五朵金花”。34岁的陈俊武受命“挑大梁”,担任建造我国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装置的设计师。

    “建立一个完整的新炼油厂,所需东西非常多,要有足够的责任感和坚韧不拔的毅力才行。”陈俊武回忆,当时条件极为艰苦,大家几乎每天加班到深夜。特别是古巴学习考察期间,四名石油部工程师冒着战争危险,拍下400卷胶片,写满二十多个笔记本,收集到几万页资料,为技术攻关成功奠定了基础。“国家命运始终是和我们一起的,激励我们不断攻坚克难。”

    光有资料还不行,还要解决实际技术问题和建设问题。新厂需要上百套仪表,数千个大小阀门,近两万米粗细管线,都需重新设计,准确无误。来不及体会技术突破的喜悦,陈俊武和同事们又开始夜以继日的研究。1965年5月5日,经过4年多艰苦攻关,我国第一套自行设计、自行施工安装的60万吨/年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抚顺石油二厂建成投产,催开了我国炼油工业新技术的“第一朵金花”。

    成绩令人欣慰,但陈俊武没有满足,“我国曾落后先进技术20年,但国外技术在更新,我们必须跟上国际发展趋势,具备自我研发实力,实现‘齐步走’。”为保证人才不断代,陈俊武退休后积极开班催化裂化高级人才培训班和中国石化高级人才研修班,通过几代人努力,我国目前已建成不同类型催化裂化装置200多套,每年处理原油近2亿吨,催化裂化工艺技术水平长期稳定在国际先进水平。

    “科研人员不能讲可能,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陈俊武看起来和蔼可亲,可接触他的人却说,“这是个较真的人”。这一点,与陈俊武同事数十年,曾任洛阳工程公司副总工程师的陈香生最有感受,“前段时间,几个业内朋友请陈院士挂名他们的科研项目,陈院士看后都拒绝了。他认为项目中有些问题没有解决,不愿意只看面子。”

    最让陈香生感到意外的是,陈俊武较真起来,“连自己面子也不给”。

    陈香生告诉记者,陈俊武1995年曾出版过一本专著《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是他退休前准备、1995年第一次出版的,凝聚了他毕生的心血。2004年该书再版,2015年发行第三版。全书共1606页252万字,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巨著。


本文地址:http://www.nanjingseoer.com/xinwen/20191009/12434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1. [媒体]推动我国催化裂化技术从无到有、从弱到强
  2. [媒体]并给出一系列应用
  3. [媒体]分别是1月16日逝世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