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确文职人员伙食费标准

摘要:图①:今日官兵餐桌。图②:野战饮食训练。图③:利用野战给养器材制作热食。杨帆、韩海建 摄 共和国成立之初,物资匮乏,吃饭是个大问题。 年逾古稀的吴立香,对那段日子记

图①:今日官兵餐桌。图②:野战饮食训练。图③:利用野战给养器材制作热食。杨帆、韩海建 摄

共和国成立之初,物资匮乏,吃饭是个大问题。

年逾古稀的吴立香,对那段日子记忆犹新:“那个年代饥一顿饱一顿是常态,吃上一个白面馒头能高兴好几天,地里的红薯叶还没长大就被摘了。”

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志愿军官兵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后方“男女老少齐动手,家家户户炒炒面”。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志愿军战士“一把炒面一把雪”,一个苹果轮着吃。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线官兵通过开荒生产、养猪种菜等方式实现自给自足。曾在北疆边陲当兵、如今已年逾八旬的老兵王峰锐回忆:“当时部队的饮食保障品种单一,白菜、萝卜、土豆是主要食材,主食多为用小米面、玉米面蒸出来的窝窝头。”

70年光阴荏苒,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生产力水平显著提高。2019年,我国夏粮总产量达2835亿公斤。品种多样的蔬菜鲜肉走上国人餐桌,反季节蔬菜瓜果也成餐桌“常备”。物质的极大丰富带来饮食结构的变化,这些变化也深刻影响着军队饮食保障。

全军部队官兵伙食费标准不断提升。今年初,《关于调整部队基本伙食费标准的通知》出台,对伙食费灶别标准、过节伙食补助费标准及伤病员、疗养员伙食标准进行了调整,明确文职人员伙食费标准,进一步提高部队伙食保障水平。

今天的军营餐桌,“六菜一汤”已成标配,鸡蛋、牛奶、水果天天见。随着野战给养单元、新型野战快餐的推行,“军字头”饮食保障逐步向野战饮食实战训练延伸……

小小军营餐桌,浓缩时代变迁。一张张“军字头”食谱,记录下我军后勤保障能力逐步提升的时代印记。今天,就让我们走进第74集团军某旅,跟随回营老兵一起回忆军营“食”代变迁。

■老兵回营,发现连队日常伙食比当年“加餐”还要丰盛

盛夏时节,第74集团军某旅四连迎来了17位从四面八方回到连队“探亲”的老兵。

从20世纪70年代起,这批老兵会不定期回“家”看看。他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留在军营,这里也留着他们一生珍藏的回忆。

再次走进老部队,“50后”老兵李昌健感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午餐的“六菜一汤”让李昌健一度以为,是上级特意为了他们的到来加了餐。

连长陈俊良笑着说:“这就是连队官兵的日常伙食标准。”那天,李昌健特意要了一个白面馒头。咬了一口,这位64岁的老人笑得开心极了。

从一个馒头开始,李昌健和老兵们拼凑起脑海中的“伙食记忆”。

20世纪70年代初,物资相对匮乏,地方粮食蔬菜等生活必需品都是凭票定量供应。李昌健在农村长大,家中兄弟姐妹五个,小时候最大愿望就是天天有肉吃。长大后,李昌健一心想到部队锻炼:“军人保家卫国,当兵光荣;另外,部队待遇不差,到了部队不挨饿。”

经过2次征兵考核,李昌健圆了军营梦。李昌健记得,他在部队的第一顿饭吃了6个馒头。那会儿早餐天天就着咸菜喝稀饭,馒头一周吃三次,每次都被吃个精光。逢年过节伙食最好,连队热热闹闹地杀猪宰羊,让官兵们“打牙祭”。

这样的伙食状况,一直持续到改革开放后。老兵陈成1987年来到连队,那会儿刚好碰上“斤半加四两”的伙食改善期。

“早餐有三白,午餐有双椒。”陈成介绍,当时大家把早餐白馒头、稀饭、萝卜称为“三白”,午餐的红椒、青椒称为“双椒”,每顿饭都能吃上“零星”肉片,虽然没啥油水,但吃饱饭已不成问题。

为保证上级规定的“每人每天1.5斤蔬菜、1两肉、1两禽鱼蛋、1两豆制品、1两动植物油”的食物定量,连队大力开展农副业生产。

“早中晚三下菜地,种菜喂猪人人都会。”陈成回忆说,当时每个排都有自己的菜地,每天都要侍弄菜地;全连养着猪羊鸡,还有人因为养猪养得好立功受奖……

李昌健记得,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是官兵开饭前唱得最响亮的一首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他说,吃饭前想想前辈们在朝鲜战场“一把炒面一把雪”,心里就特别知足。

那时,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连队部分官兵参与了其中的一次战役。一位从前线下来的老兵告诉陈成,他在战场就靠饼干、罐头充饥,能吃上一次蔬菜都算运气好……“和冲锋在一线的战友们相比,我们在后方的同志就更没有理由对伙食挑挑拣拣了。”陈成说。


本文地址:http://www.nanjingseoer.com/xinwen/20191009/12495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1. [媒体]参加2019年“行走中国·境外华文媒体海南行”活
  2. [媒体]男生散散步、女生逛逛小卖部
  3. [媒体]彰显了党和政府严惩腐败的决心和意志